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登录 | 立即注册 | 找回密码

上海人网-上海生活消费门户网站-021RW.Com

搜索 热门搜索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1588|回复: 14

《民间道士》 连载中 作者:幽冥道士

  [复制链接]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16-3-4 17:36:0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《民间道士》  作者:幽冥道士
U5213P115DT20101209141450.jpg

第一章 我还四个舅舅
  我是这都市里的待业者,哦!不,我还有一分职业,天桥摆摊算命的。但是,应为今天轮到老骗子师傅值班了,所以我就的出来找工作了。
  我叫李峰,今年19岁,我是一个只是站在那不动都可能被无端飞来东西打晕的倒霉蛋。记得我五岁时候,跟外公出去做事,外公是木匠,就觉得外公拿斧头很有老大的感觉,于是我也就费力的拿着斧头在晃,可是,这斧头太重了,只能在脚跟前晃,拿不起啊,结果这斧头脱手柄而出,咋我小脚拇指上了。哎呀!当时那个疼啊!只见我是坐在地上抱这脚就哭啊,因为没忍住,尿都给疼出来了啊!还有一次,二舅舅带着我,在柴火灶旁边玩,我觉得那火钳有趣,于是就想拿起来看看,然而我拿的是火钳嘴那头,而我二舅舅正想加柴火,他倒是随手一拿火钳,结果我就手跟着他拿的火钳伸起来,嘴里还在“哎....哎.....呜呜.....”的叫着,好家伙,原来火钳夹到我手指了。就这事,现在我二舅舅都时不时拿来说呢.......类似这倒霉事,我就没断过。
  至于我为什么会当了道士呢,各位看官,这我得花好几章来讲讲了,保证是你们爱看的。不过得先从我外公说起。
  我外公住在湖南省,娄底市,某某镇,某某县,某某村。为什么不实话实说呢,因为我外公真住那。我外公是一个木匠,木匠在现在很多人都没见过呢,不过在一些农村里啊,还是少不了木匠的。而我外公十五岁出去学艺,现在也是名震一方,只是现在快八十了,想做也做不动了。对于木匠,不管知不知道,认不认识,第一想到的是鲁班吧。而关于鲁班的种种传说是不绝于耳,所以,木匠也不只是单单做几样东西而已,而是要懂得什么东西什么日子做,怎么做等等。
  我外公在二十岁,我外婆生下的我大舅舅,取名叫主松。而我妈妈是第三个。可是我却从始至终都以为我妈妈是第二个,这原因也是我妈妈说给我听的。
  原来在大舅舅三四岁的时候我外婆就又生了个儿子,名叫禄松,后来才生的我妈妈,叫再花,寓意就是想再生一个姑娘。可是在一天,我那个从没见过的舅舅偷偷去池塘里游泳就在也没回来了。等到外婆找到的时候已经是晚了,外公急匆匆的赶回来,看了最后一眼,也只得让他入土为安。因为在以前,小孩都是及死及埋的,原因吗,就是民间流传说未成年的小孩的怨气大,好不容易投胎做人,还未成人就死了,不甘心。外公外婆自是伤心不以,可从那以后就经常有村民说去那池塘洗衣服,洗菜就会隐隐看到有人在游泳,水花溅起好几仗高,水声砰砰直响,可走进一看,什么都没有,这传来传去就更是邪乎了。
  这有一天,我外公收工回家,正好经过那池塘,而那天正好是完工了,所以外公的东西也都挑着呢。远远只听到水声“砰砰”直响,外公还以为有谁在游泳呢,以为当时正好是晚上六点左右。越走进水声就越响。外公感到奇怪就想看看到底是谁这么大动静,可当他走近一看,水波都没有,不要说人了。由于池塘隔村里有一百多米呢,也没什么人,没什么灯。于是外公就想离开这里,必进他也听说了那先流言。可就在他转身时候,那砰砰的击水声又响起,于是外公急忙一回头,还是什么都没有,凤平浪尽。外公形象这下不好,就想加快脚步离开,可是后面突然就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,这是......这是主松的声音,只见那声音一声一声的叫着:“爹!爹!爹爹!”外公闻言是回头看去,只见一人站在水池边,由于天开始黑起来,什么也看不清楚。外公以为是大舅舅在玩水,于是大怒道:“你这小畜生,还在这里玩水,你这小畜生,还不回去,敢在这玩水啊!你是找打!”说着还上前了几步,可也就在这时,眼前的哪是主松啊!只见那家伙是浑身漆黑,看不清面容,身上更是有许许多多的长毛,这是......这分明就是水猴子(水鬼)啊!外公是一下被吓倒在地啊!嘴巴张得大大的却没有一点声音发出来。
  只见那水猴子是慢慢的慢慢的朝我外公爬了过来,外公一下慌了神,本能的想要跑,却发现手脚无力啊,记得是汉如雨下。可是那水猴子已经开始慢慢爬了过来,外公想要叫却也是只看到张嘴,听不到声音。那水猴子已然是伸出手,抓着了外公的手脚,突然间一股大力传来,外公猛的向前,被水猴子拖了起来,这正是想把他拖水里去啊!情急之下,外公抱住了装工具的木箱子,可一切都是那么徒劳。也正是在这时从木箱里掉出了一个东西,外公是使出全身力气捡起它丢向水猴子,原本没有抱 太大希望,可这东西刚一碰到水猴子的身上,水猴子就发出“嗷”的一声啊!外公一看有门,就又捡起来,这一看才知道,这东西原来是墨斗。这才想起,这墨斗在开工前里面放了公鸡血祭祀的。于是外公把墨斗线扯出,因为为了方便固定线,线的前头是有一个钉子绑在上面的,于是外公将墨斗线抛向水猴子,顺势就朝着他脖子绕了一圈。霎只听到“嗷!嗷!”几声惨叫,说来也是奇怪,这水猴子居然被一根穿针引线的墨斗线给捆的是动弹不得。这时,外公找到斧头,朝着水猴子的头上砍去,“嘣”的一声啊,犹如砍刀铁上啊,震的虎口发麻。外公一惊,没想到这畜生头这么硬,斜眼看到墨斗上,心生一记。急忙捡起墨斗,挤出几滴墨汁涂抹在斧头刀口上,再次砍了过去,这下是手起刀落啊!一个黑不溜秋的头滚到了外公的脚边。只见从这身子的断头处飘出了许多阴灵,其中有一个小孩样的阴灵飘到外公跟前,跪了下来,突然开口说道:“爹!谢谢你!我现在得救了,可以再次脱胎了。”
  “你是.....你是禄松,禄松啊,是你吗?”话音刚落,眼泪已经留下。
  “是的!爹爹,那日我在这池塘游泳,忽的脚上有什么东西扯着我,当时只有我一个人,所以就被扯到池塘底下,被淹死了。再我被淹死后,那水猴子就吞了我的魂魄。谢谢爹爹就了我!”
  “孩啊!是爹爹没照顾好你啊!”
  ......
  在一番哭诉后,父子两才永别分开,外公似泪人般回家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题外话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第一次写小说,希望大家多多支持!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3-4 17:38:01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二章 外公和爷爷
  外公是泪流满面的回到家,但是却没有和外婆说起此事,外婆承受不起,一夜未眠啊。第二天,外公来到村里经常聊天的葡萄架下,奇怪的是,好像根本没有人知道此事。要知道这距离不过是百来米距离啊,怎么就无人知道呢?
  大概是一个月的时间左右,外婆又怀孕了,这可把外公高兴坏了。外公深信不疑的觉得这是他儿子禄松投胎回来了,要说人只要有了确定的想法,那就是信念了。
  没过几天,我家准备建新房了,于是我爷爷就来找到了外公,外公呢也是答应了,但是他现在雇主那还没有完工,所以得过几天,爷爷把地址给了外公,就回家等了。
  大概八天后,外公挑着行李去我家了,因为外公当算将木匠这手段传给大舅舅,所以,大舅开始跟外公出门做事了。外公来到让我爷爷很是高兴啊,因为这建新房,第一是要挖地基,而地基好了以后,就是重要的立门槛了。这立门槛是非常重要的,得砌匠木匠一起来决定的,第一是确定门槛的方向,也是房子的朝向;第二是告诉这里的那些我们看得到看不到的,这地方是我的房子,我的地方;第三是告诫土地神,四方神,我将在这里建房子,请你们多多庇佑。所以得做一个门框,用树干固定,门框上得带横幅,大多是吉星高照之字,再搞定后才是砌匠开始动工了。
  外公一个人忙活了好几个小时,终于做好了门框,降门槛立好,这时就得摆神坛,上供三生,分别是羊头,牛头,猪头。外公就开始唱山歌,大概就是请不该来的都走开,请土地四方的神灵多照顾之类的。
  完工也刚好是午饭时间啊,我爷爷在我们村可也是顶梁柱级的人物,所以这好酒好菜是少不了的。由于王开始外公得赶紧做好要用的门框,到时就好将门槛镶在墙上。时间急就不回去了,这离外公家走路都得一两个小时呢。而外公贪杯之人,多喝了几倍酒,有点醉意。但下午也是完成了几个门框。由于太累啊,吃完饭,早早就带着舅舅睡觉去了。
  那时候我们住的还是纯木头做的房子,好几家住一起,厕所也只有一个。外公由于喝了酒,拿着手电筒就起来上厕所,他从房里出来得经过客厅,我们那一般是在客厅吃饭的,所以客厅就有碗柜。外公刚走到客厅,就听到碗柜有声音,外公以为是老鼠,就想打开碗柜把它赶跑。可是正当外公打开碗柜的门时,顺着手电筒看到了一个黑不溜秋的球在吃碗里的菜。外公被吓得“哇”的一声坐到了地上,而外公的声音把爷爷奶奶吵醒了,急忙从隔壁房间跑了过来,拉开了电灯,金黄色的点灯光瞬间将客厅照亮。顿时,爷爷奶奶也是一惊因为那黑球还在吃饭菜呢,可房间一亮,那黑球忙上滚了下来,外公见它想跑了,本能的就朝后退了一步,可退的太急,被身后的柜子给顶了一下,瞬间又摔倒在地上,而此时那黑球正好到外公身下,结果就被外公压到了。这下可好,那黑球直间咬住了外公的手臂,爷爷一看不好,就去厨房找刀去了,奶奶此时是直接晕倒了过去。外公全力和黑球扭打在一起,可也没有什么作用,这时爷爷举着菜刀就杀了进来啊!大叫到:“吴师傅,小心!”话音刚落,挥刀朝黑球砍去,可此时那黑球却是不逃不躲。可爷爷是手起刀落,那球瞬间成两瓣掉在地上。正在爷爷外公都舒了口气的时候,那黑球突然又合了起来,朝外公又咬了过去,两人皆是大骇,这时外公继续和其打在了一起,忙说到:“主家,我听清云道长说过,得在刀上浇桐油!”这桐油啊,是怕停电用来照明还有就是涂到家具上防虫防腐的作用,所以我家正好有,。爷爷是急忙去堂屋找到桐油,浇到刀上,提着刀就二次杀了过来,要说爷爷也不知道有没有用,事急无方,只能这样。再次的手起刀落,这下那黑球又成两瓣掉地上,只见他又想合起来,可刚刚合一起就滑落了下来,而且还慢慢的消失了起来。顿时两人坐在地上大口喘气啊!“对了,吴师傅啊,你怎么知道桐油对这家伙有用啊!”我爷爷大口喘气的问道。
  “这事说来也巧,我在外学艺的时候,认识了一为清云道长。”外公给爷爷解释的同时,也和爷爷将奶奶扶到了房里。“那清云道长是从茅山下来的,因为每次道长找到好的桃木,都会让外公给他做成桃木钉,桃木剑等等法器,而且还要我一次做成,不得拼接,包括剑柄,这慢慢的也就熟络了起来。每次我做完这些之后,道长就会用我的工具在那雕刻剑上的符箓,或图案什么的,所以两人各自陪着忙碌,一起聊天。这有一次啊,清云道长就说道他为一住半山腰的老头驱鬼......”
  要说这茅山大家都很是清楚的,但是茅山有两个派系大家就不见得那么清楚。这一派是工作人员,也就是那些在道观吃住,同样穿着道袍却只是制服的工作人员。为的就是管理旅游,和招待香客,一般在前招呼的老道士才算是真正的道长,他们会仔细观察前来求拜的香客,根据需要确定是不是要派人来帮助他们解决一些问题。那第二种,就是会被派下山帮助大家,或是因修行二游荡在世间的道长,他们就是真正的道家高人了。
  而这个清云道长就是游历在尘世的老道了,他是茅山掌门的嫡传弟子,因觉得自己在修行上寸步难进,于是他师傅就让他下山在尘世中修心。二他和外公讲的那事啊,是在为一位住在半山腰的老头驱邪。原本以为只是什么山间的孤魂野鬼在作祟,事实也正是山间的野鬼作祟,于是清云道长拿出桃木剑,取出黄符于柚子叶,用柚子叶开了天眼,见一黑气在老头家四处游荡啊,寻着黑气的方向,看到一年纪大约四十的男鬼躲在横梁上,似乎是忌惮道长的桃木剑。只听到道长对着横梁大喝道:“呔!小小孤魂野鬼竟敢在人界作恶,岂能饶了尔等。”这一嗓子可把屋主老头吓的不轻啊,急忙跪下就磕头说道:“各位鬼老爷,鬼小姐啊,老朽一大把年纪了,什么都没有啊。你们就高抬鬼手把!”
  清云道长说道:“老者,你还是先回房间里一下,他就交给我把!”说完是黄纸符贴在剑上,指着鬼魂道:“为何出来害人,不苦苦等投胎转世的机会,想找死吗?”这清云道长刚说完,那鬼魂瞬间匍匐在地上,说道:“道长啊,小的是无心伤这位老者,只是因为多年的在山间风吹雨淋的,我就想找个房子休息,绝对没有害人之意啊!”
  “既然如此,你速速离去,我可饶你一命,快滚,不要出来了,你一孤魂也着实可怜!”
  “多谢道长,道长!在临走前我得告诉您,有一残魂鬼球经常来老者这里偷吃东西,故而老者才怪我,道长,我走了!”说完,那鬼魂就唆的一声随这一股阴风而去。
  这里得解释一下,为什么清云道长这么爽快的放了那野鬼,这是因为道长开了天眼,看到那鬼的戾气的程度不大,而其阴气不凝聚,所以知道他不是厉鬼,而是普通的孤魂野鬼。再说回来,清云道长闻言就进客厅餐柜。刚一打开,就有一黑球在吃碗里的菜,清云道长说道:“你这残魂,竟敢在此做恶,找打!”
  小黑球是一顿,叽叽喳喳的说着什么,好像是求饶的样子,而因为他是残魂,所以发不出人声的。道长道:“你如若识相就快滚,不然,我就灭了你!”这话说道是威严不以。见那小鬼作势要跑,道长以为他听到了,谁料那小鬼跑到道长身边时候,就朝着道长拿剑的手咬了过去,道长吃痛是剑掉落在地上。当时道长本想一个掌心雷灭了他,见他残魂一缕,又是不任忍,于是叫老者取来桐油,清云道长手持剑指,沾了桐油挥手一划,顿时黑球慢慢消失。事后外公问道长,为什么桐油就可以对付它,道长说道:“桐油的油性让他分开粘贴不了,桐油的气味让其不敢反抗,怕引火自焚,桐油还是封鬼魂的好法宝,古就有油纸伞收鬼魂一说。”
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3-5 13:08:43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三章 这就是命
  爷爷和外公坐在四方桌前,给爷爷讲述他和清云道长的事情。爷爷也是听得如痴如醉啊,经历了这些事情,谁也没心情睡觉,就一直坐到大天亮。这时我外公说:“李公主家,这里还要多谢你救我一命啊!要不然......这样,我有一个女儿,名叫再花,你有一小公子,看上去比我姑娘要大一两岁,要不嫌弃的话,以后我就将我女儿嫁给你儿子了!”
  “额!这可使不得,我就你是举手之劳,这样我可受不起啊!”爷爷赶忙说道。
  爷爷此时有点不悦了,说道:“李老板莫非是看不起我家,还是嫌弃我闺女!”爷爷是赶忙应道:“不是!不是啊,你吴师傅的手艺冠绝这XX镇,要说高攀也是我们高攀啊!”爷爷沉思了会:“这样也好,吴师傅,那就这么定了,绝不反悔!”外公一喜,也应道:“绝不反悔!”两人是击掌为盟,又将小酒盏一碰,一干为净。要说此时两人啊,是各有心思的,不过也是为人父亲的爱啊。爷爷的暂且不说,应为后面我们会提到,但是外公的心思就简单的多了,就是想着女儿找到了一户这么好的人家,要说我家可是我们村最好的了,田土地我家选的是最大,最肥厚而且还靠近水的,要知道那时候还是八几年啊,婚事父母包办的处处可见。
  也就这样在九零年的时候我妈妈嫁给了我爸爸,但是此时我外婆是及力反对的,因为当时我爷爷已经去世了,剩下我奶奶和我爸爸,而我奶奶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奶奶了,这是我爷爷的第二个老婆了。这是一个伟大的女人,更是一个善良的女人,是一个苦命的女人,我们老李家三代都欠着她的女人。和爷爷结婚四年,爷爷因为喝酒摔死在小溪里,二她却一直这样不离不弃的照顾我爸爸,那是一份对我爷爷多深的爱在支持着啊。后来在外公的一再坚定下,妈妈嫁给了爸爸,当年就怀了我,在九一年三月一日我出生了。据说我出生的当天晚上是好大的风啊,吹得四处呼呼作响,隔壁伯伯替我爸爸去请催生婆,结果被风吹倒摔在田梗下,爸爸在家烧火煮开水,火苗吹得直往上窜啊。后来等接生婆到了,我早就生下来了......
  在我两岁的时候,我爸爸去安化修房顶,由于房顶上连下了几天的大雨,木梁上长了青苔,结果我爸爸就从上面摔了下来,摔到了坐骨神经,当时找遍了各个好医院都无法,家里的家具,七七八八当的差不多了,我爸爸也就只能回家里躺着了。慢慢的我爸爸能双手举着拐杖走路了,可下肢失去了知觉,开始坏死了。记得妈妈后来第一次看到我,就是先看看我屁股,我就奇怪的问妈妈,妈妈说:“ 我就看看看那是不是还有疤痕。”原来啊,在一年大年三十的时候,因为我们这过年是要烧火的,寓意红红火火。而我们娄底大多打藕煤灶都是打在地上的,再用四方桌架在上面,这样就可以围着四方桌取暖了。可我和我爸爸在四方桌 前烤火,不知怎么就爬了进去,站在灶沿边,一不留神,就整个屁股坐了下去,下面是红旺旺的火啊,爸爸动不了,就叫妈妈,妈妈从厨房过来时,我的小屁股蛋已经有点催了,都熟了。妈妈是抱着我到处去找赤脚医生,不过现在我身上一点印记也没有了。
  这里啊,所有亲人的离去都有是真实的,我不愿意沉在那悲伤里,请允许我跳过。
  在我三岁时候爸爸去世了,后来妈妈也走了,就我和我奶奶生活在这大大的房子里,当时我才三四岁,慢慢的,我开始懂事了,在我八岁时候就每次寒假暑假都要去外婆家给外婆放牛,外公比较疼爱我,每次出去做事都会带我去玩。
  也就是常常和外公的行走,让我对这世界改观。记得有一次,我和外公晚上回来,因为一般不太远的地方外公都会回来住。走在半路上,应为尿急,我就停下来准备就地解决,突然看到前面有一个瓷罐,瓷罐斜对着路旁,盖子没有了,怎么这么欠尿呢,我就想尿到瓷罐里去。就在这时外公回头看我在尿尿,再一看下面的瓷罐是不由得一激灵,这是......这是收尸骨的大酒罐啊,赶忙叫道:“峰而,不要尿在这......”为时已晚,我是开闸的洪水,想刹车都刹不住啊。此时又是傍晚,四处开始黑暗起来,我尿刚尿到瓷罐里,就感觉身旁阴风四起啊,我是一动也不敢动,也动不了,这时的水闸也关上了,我就想叫外公,可是也张不开嘴啊,这是怎么了,我......我这是中邪了吗,妈妈呀!我的冷汗已近是快浸透半边衣裳了。外公也是急的不得了,突然外公找出三根香在瓷罐面前点亮,原来次从外公前几次撞到那玩意后,身上都带着几根香,和一些辟邪的玩意。可是眼前的三根香一下子就拔地而起,飞了出去,看来这谈判失败啊,外公是又拿出了桃木钉,准备对瓷罐钉去,这时瓷罐里传来了一阵阴森恐怖的笑声:“哈哈哈哈哈,你这老头懂的不少啊,不过桃木钉是用来对付僵尸的,你看我这骨架子,你打算钉哪里啊,哈哈哈”
  我是吓的眼泪汗水齐流啊,动又动不了,声音也发不出,可是这两只脚,就跟筛糠似的,偶滴个亲娘四舅奶奶啊,明知道自己倒霉,就不要这么作啊,NO作NO那啥啊,我在心里是骂了自己几千变啊。这头外公见其对桃木钉是真的不怕啊,顿时也慌了起来。大叫道:“你这小兔崽子,就作吧!”刚刚话音落地,从瓷罐里出来了一副骷髅架子,看到这我是想晕的想死的心情都有啊,这家伙要暴走了。爷爷跑上前来从身上的衣服撕下一快布料,在瓷罐外边占了点尿,直接朝我眉心印了过来,在外公碰到我眉心后,我大叫一声,外公那是尿啊,就用手擦去,额,我能动了。外公不管这么多直接抱着我向后跑去,跑了不到五十米就被追上啊,这玩意居然是用飞的,我真想骂娘啊。然而时间不许了,只见外公将我护到身后道:“这位大哥啊,小孩不懂事,您大鬼有大量,放了我们吧!”外公是苦苦求道。此时那骷髅架子说道:“我等 隐晦之物本不想招惹你们阳世,可这小娃子竟然直接对着我嘴里那啥,这也就算了,我就当是二锅头,他竟然是童子尿,这也可以不计较,就当是喝醉了,最多晕几天,可他的童子尿里有种很大的咒印,这不是二锅头兑酒精,想要我死吗。”骷髅架子一说完,我和外公就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这什么跟什么,于是外公还是说道:“那我们可以找解决方法啊,鬼大哥,求放过啊!”
  “放你可以,这小娃娃,我得让他陪我!”说完,那骷髅架子直朝我扑来。我滴个亲娘四舅奶奶啊,我的个神啊,我是玩命的跑,外公则挡在我前面,又跑了二十米呀,外公就和那骷髅架子扭打在一起了,这我可是慌了,我怎么帮忙啊!这时那骷髅架子已经骑在外公身上,掐着外公的脖子。外公对我喊道:“峰儿,去把那边的柳树枝折来,给我抽死丫的。”我得令是急忙跑去折柳树枝,这时那骷髅架子又想向我扑来,似乎真的是怕那玩意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题外话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希望大家多多支持,多多给意见建议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3-5 13:09:31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四章 就是一骗子
  正在那骷髅架子要向我扑来的时候,外公是紧紧的抓住它的爪子,我是急急忙忙跑到柳树下,这柳树大的很两人环抱才能抱住,也有一层楼那么高,四处绿油油的叶子,垂涎的柳枝似瀑布,可这垂下来的都是柳枝头,这要怎么折,这树又是那么粗大,爬也爬不上啊。见那头外公和骷髅架子打的火热,我更是着急啊,怎么办啊。突然我眼前一亮,只见我双手抓住一根柳树枝条,使劲往下坠,咔擦!断了,我高兴的捡来一看,柳树大哥你够大方的就这五十厘米的家伙让我去和骷髅架子拼命啊,于是我又来了一次,这次又是“咔擦”一声又断了,由于这次的劲猛了点,我是拽着柳树枝一屁股坐到了那尖尖的石头上,(这时你们可以配乐了“菊花残,满地伤,你的笑容已泛黄”)我是“嗷”的一声爬了起来,一瘸一拐的抓着树枝朝外公走了过去,外公此时已经有几处挂彩了。我大叫一声:“我操你二大也!”这时那骷髅架子还说道:“俺二大爷在对面那山上呢,你找他呀!”
  我是一汗,举起柳树枝就朝着它抽去,边抽还边叫道:“这叫操你二大爷!这叫操你二大爷......”只见那柳树枝一碰到那骷髅架子,那骷髅架子就会有一股黑色的气体冒出来,后来才知道那是鬼的生存养分--阴气。这时我一边抽一边追,它一边叫一边跑,我也胆大了几分,看我打你不死。后来那骷髅架子躲进瓷罐是再也不出来了,临进去时还说:“小娃娃,要不是被你那邪乎的二锅头给灌蒙了,才不会这么没用呢,你给我等着,我......”还没等它说完,听到它这么说,我就把剩下的二锅头都给它了。
  “呃~~好...好....好小子!”
  这是我听到的最后的遗言了。回到家后,我开始浑身发冷,头脑发热,时而高烧不退,时而平安无事,直到第二天外公给我做了碗鸡血汤我吃了才好起来。不过外公这手艺啊,实在不敢恭维啊,要说做木匠,这一片他算老大,可这厨艺......额......和下药没区别啊!我问道:“外公!是不是咋村里的盐都给你买了把?”外公是老脸一红道:“小兔崽子,少废话,要不是你外婆出门了,我还要这样吗”
  这又过了几天啊,我就又得读书了,这样过了两年,到我刚好读四年级二学期。我奶奶去世,于是我只能去妈妈那里,坐了四五个小时的车才到湖南Z市。由于当时妈妈家里的条件不好,所以我们就得多多干活了。
  当天到的时候及事情就不说了,怕你们嫌弃太闷。
  第三天,这是我来Z市的第三天,外公说带我去一个地方。所以我们又坐上了公交,由于我晕车,路上也没怎么观察,感觉就是摇了好久好久啊。在下了车之后,看到的是高楼大厦,我觉得像进了电视机里面一样,因为平时进县城都没有过,现在这地方,这人多的。外公带着我找了有一个多小时,大概是因为太久没来过了,所以找不到路了。我只是一路的走马观灯,也没有多说话,因为外公表情比较严肃。后来到了当地一个教书城的地方,一路过去都是小商贩,路边更是有许多卖什么麻将扑克透视镜,刻章办证,还有就是什么铁胆神算什么的。当找到了这里,外公似乎是觉得找对了一般,开始一个一个地摊找起来。突然走到一个年记六十,留着上唇小胡子的老头面前,停了下来,也没有上前打搅。我就好奇了,这是要给我算一挂还是怎么啊,可这老头是真的吗?我怀着疑问的目光看着他,只见他梳着大背头,头发乌黑发亮,穿着一身的中山装,显得很沉稳,可这衣服上的几个补吧是几个意思。他这张脸吗,看上去只有五十岁左右,这里你们就要问我为什么说看到一个六十岁的老头了,因为他旁边竖着一面旗子,上面写到:茅山神算。四个大字,下面还有几行小字:本人茅山清云子,乃是茅山掌门的关门弟子,现年纪六旬有于,一手神算铁口直段。
  只见那老头面前来了一姑娘,大约二十多岁,旁边一妇女,大概是这女子的母亲。这妇女说道:“大师啊,请你帮我女儿看看,能不能嫁个好人家,什么时候有姻缘啊。”那老道是抬头懒洋洋的看了一眼那妇女,又看看那女子,瞬间坐直,一副气定神嫌的样子道:“哟,这位姑娘可谓是自带神光啊,我都给晃到了,只是这具体如何啊,还是得仔细看看啊!”我是瞬间笑喷啊,什么晃到啊,明明刚刚就是在打瞌睡,因为我这角度干好看的到他闭着眼,垂着头,不过还是得强忍着不让自己笑的太明显。只见老头又说到:“可否看一下姑娘的手相。”说着就拿起姑娘的右手“姑娘今年是二十有四,花也灿烂也,这五指芊芊如柳叶,肤色亦如婴儿肌。”他说着说着还上脸上摸去了“这......这...眉如利剑眼似凤凰,鼻子小巧,配殷桃小嘴,姑娘好相貌啊!”“怎么样,我闺女可以嫁富豪吗,什么时候啊!”那妇女听了高兴的问道。
  “额,这个吗......”说着老道士就搓了搓手指。妇人会意,从口袋里那出一张毛爷爷给了道长:“道长你说吧!”
  “啊哈!这等相貌骨骼当然是大富大贵之相,这十指芊芊就是抓钱好手,子女也会学成工就,这肤似婴童是不会老,永远看上去比人家年轻。这剑眉更是驭夫有道,丈夫不敢找小三,这凤眼就更是为其贴了几分魅惑啊!”妇女一听就高兴的不得了,女子也是笑容满面。妇女又问道:“那请问大师,要到哪里才能遇到好夫婿啊!”那大师又搓了搓手指。妇人又给了一张毛爷爷。他道:“姑娘额骨高挑,耳朵招风,此人定时在南方啊,所谓风儿吹风耳,那是越吹越远,肯定是从北边起风吹向南边啊!此女水汪汪如清泉,那是越靠近水就越有机会啊,只是......只是这人中......”说到这老头停了下来。妇女急道:“大师,怎么了,人中怎么了?”老头又搓了搓手,妇女会意又给了一张毛爷爷。老头这才接着说道:“这人中太长,这本是长命的迹象,可此女人中配全相就克服了,所以就要带一招合家欢的东西,让对方不在意这东西,因为越有钱的人就越相信这个的。”
  “大师,那是什么东西啊!”妇女和女子同时问道。
  “刚刚好,我这里有一个符坠,带着保平安,还保合价融洽。”说着就从后面的袋子里拿出一个吊坠来,可此时我就看的清楚,那袋子里少说也有二三十个吧,这老头就一骗子。
  “多少钱一个啊,大师。”妇女道。
  “你我算是有缘,所谓玉曾有缘人,你就随随便便给个四五百吧,换人家我还不卖呢!”老头说到。
  “大师,这么贵啊,少点可以吗?”妇人试着问道。
  “少?开什么玩笑,要不是看有缘,你以为五百能买到,再说了,要是你找了个上亿万的女婿还在乎这点切吗?”
  这妇人一听几亿万,就咬牙说道:“买了!”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题外话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希望大家多多给意见,多多支持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3-5 13:10:22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五章 这就算拜师了
  我的时间是瞬间崩塌了,原来赚钱这么容易,要知道在二零零几年,一千元比现在要值钱啊,他这随随便便赚了八百啊,我还背诵什么课文,苦算什么数学啊!而且这时那老头还说:“哎!五百卖给你,我可吃大亏咯,我这个心痛啊!”我的心里是几万匹美国进口矮种马蹦过,看着他那一袋子的吊坠,进价也不过贵到两块钱好把。
  这时,那老骗子把摊收了,走了过来:“老弟啊!二十年没见了,我请你去一趟美国著名歌星卖的菜管--麦当劳,想吃啥点啥。”外公说着也就跟了上去:“老兄太客气了,应当我请你吃吧!”就这样老头声色匆匆的带着我们离开了,我想是怕人家想通了,知道他在骗人,怕找麻烦吧。还有啊,我现在晕车的劲还没有缓过来呢,可不要吃太油腻了,我闻不了那气味,什么扣肉,肥肠之类的,真吃不下啊。
  我一路想着,也没有听他们说什么,只见不一会就来到了一家有着一个大大的M字母的餐厅,里面人还真不少。这时我们正要找地方坐下呢,旁边桌的胖子那杯饮料差点倒我身上,我是急忙一躲,心想这会霉运过了吧。这会外公对老骗子说道:“老兄啊!就点一个红烧猪蹄怎么样?”外公这话刚说完,好家伙,旁边这胖胖不知道受啥刺激了,一口汉堡都喷我脸上,我瞬间火起:“你干哈玩意啊!”那哥们拿着纸忙跑了过来边擦边说道:“对不起!对不起!小弟弟,你不要见怪啊!”
  “你是受啥刺激了,就跟装马达似得,悄悄,这一脸?”我厌恶的说道。
  “不是,小弟弟,主要没见过在这里吃猪蹄还带红烧的,对不起!”胖胖满脸道歉的说。
  我是农村小孩吗,也不敢怎么说,只是这胖子说完,顿时餐厅里一阵哄笑啊。老骗子急忙带我们上了二楼,然后他去点了一个什么套餐。外公好像知道只见说错话了,就在那里红着脸看着我。等老骗子拿上东西来啊!这又是鸡又是面包的,我还真吃不习惯,就问:“老骗......伯您好,我叫李峰,这都是外国人平常吃的东西吗?”
  “是啊!小娃子,外国人可都是吃这个长大的!”老骗子解释道。
  “这东西这么难吃他们也能长大,不得不让佩服啊!”我装作很懂的说道。
  “这是你吃不惯,人家那美国歌星麦当娜卖这个发的家!”老骗子若有其事的说道。他话音刚落,我就看到旁边好多人都在憋着,我就知道老骗子在说大话,也就不和他多说了。还没吃一会,外公和老骗子聊了起来,我看那里有个大电视,就开始看电视去了。当时放的正是【僵尸先生】鬼新娘那段,真是好看极了,那女鬼从远处慢慢的飞过来坐到那男的自行车后坐......
  此时外公和老骗子一边说还一边在看我,搞得我心里七上八下的,还以为外公要卖了我呢。搞得我看电影的心情也没有了,就在那里看着他们聊天。过了一会啊,外公叫我过去和我说道:“孩子,你这些年和外公在一起发生了很多事情,也说明你不太怕那玩意,也说明你体质容易招那些东西,所以外公就想让你拜这位清云道长为师,你可愿意啊!”我听完是心道不好,外公要真的卖我啊:“外公,你不要我了吗?”说着眼泪开始流了出来。外公急忙说道:“傻孩子,外公怎么会不要你呢,外公是要你拜他为师,平时多读书,住妈妈那,放假才到师傅这里来啊!”
  “真的!”
  “外公会骗你吗?”
  “可是,他就是一骗子啊!”
  这老骗子见我说了出来他是骗子也没有说什么,反而是笑了笑。倒是外公急了:“你这傻孩子,说什么呢?道长,不要见怪。”
  “没事,直言快语合我胃口。就这样吧,快开学了,回去吧,放假叫他爸妈带来就是,这是我地址。”说着给了一张名片给外公。我看了一眼,上面写着,湖南省灵异清洁公司董事长。我当时就没忍住:“董事长还在摆地摊啊!"
  “你这孩子今天是咋了,老说话没有把门的!”外公拉着我道。
  “没事,不要紧,我们二十年没有见了,多聊聊吧!”老骗子对外公说完就撤着外公坐下,然后用那种阴险的眼神看着我笑着,我想我快完了,他以后得怎么整我啊!
  他们两聊了好久,我就看了好久电视,最后回家了,后来外公过几天就回家了,外公走的那天我是哭的和泪人似得。我在这边啊,这语言是一大难题,这十里不同音,现在倒和学外语差不多啊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题外话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今天感冒硬码的字,呜呜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3-5 13:11:23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六章 这是聊斋吗
  这由于口音的关系,妈妈的话都会让我有些听不懂,为此还闹出不少的笑话。有一次妈妈带我去农田里干活,当时妈妈是在田里扯草,我也跟着下了田,但是田水和污泥让我无法动弹啊,因为当时虽然有十岁,但是我这身高却达不到8岁的。奶奶虽然会给我她最好的,但是应为条件艰苦,所以我还是营养不良,黑了吧唧的,黄黄的头发和染过似的,但是身上也不至于皮包骨,应为奶奶付出很大。妈妈看到我这样子,就让我上岸了,站在田埂上看着妈妈干活,妈妈见我无聊就和我说:“把田里的芋头草拔了。”因为在田角种了十几颗芋头,但是当时我没有听懂,就问了下,妈妈还是说道:“把芋头里的草拔了。”可是我还没有听懂,就又问了声,妈妈明显有点不耐烦了:“叫你把芋头草拔掉,怎么还没听明白啊!”看到妈妈把声音提高了,我有点慌了,更加听不进去了,也不敢再问。于是我自己开始揣摩,这田里是种稻子的,应该是要我把芋头拔掉,种稻子把,如果是扯草的话那就用锄头除掉就是。悲催的我就开始拔芋头,当我拔到最后一颗较大点的时候,妈妈突然叫道:“你这是在干什么,叫你拔草,你把芋头都拔了,干的什么事。”类似于这种丑事闹了不少,这里就不一一多说了。
  过完年,正月十五就开始读书了,在此后的每次星期六星期天,老骗子就会过来,教我一些东西。为什么不是我去,而是他来呢?并不是我有多么大的魅力,而是爸妈穷,舍不得这坐公交的钱,何况还要包接包送,哪有那时间呀。
  在我上了大概两个星期的学,星期六,老骗子才来,我还以为他不会来了呢。只见他走到我家水泥平里,问道:“这是......”他话还没有说完,我就出来了,看到他:“老骗子,你怎么来了!”我旁边的老妈说道:“你这臭小子说什么呢,这么没有礼貌。这位......你是清云道长吧?”只见那老骗子说到:“老道正是清云,受你父亲所托,来教他道术!”
  “我才不想学你这骗术呢!”我仰头说道。
  “你这瓜娃子找打是吧,没大没小。”妈妈转头又说道。“道长,实在不好意思,小孩子不懂事。”
  “没事,没事,我都知道,你父亲和我说了,那接下来时间紧急,我得快点进行了,你得给我腾出一间房子,还是算了,我带他到后山去吧。”说着,老骗子还看看身后。
  妈妈也没说什么,就让我跟老骗子去后山了,我还在奇怪呢,怎么感觉他们都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啊!来到后山,穿过一片樟树林,来到了一片空地上就开始说:“你叫小峰吧,想知道我为什么会来教你道术,还有好像我们有什么蛮着你,你不要急,我会都告诉你,这样你才会真心和我学,”一边说着一边从他那包里拿出一些东西。我也没有做声,静静的听着,因为这正是我奇怪的地方。老骗子继续说道:“我之所以会答应你外公,是因为我认识你外公有40多年,他要我帮忙,我不得不帮,你是三月一日出生在娄底,在你出生时候三月北风狂吹,这是应为当时在你们村山上有一条修炼成精的大蟒蛇的儿子被杀,所以......”
  “你怎知道我们村有条大蛇?真的有大蛇吗?我怎么从来没看到过啊?”我瞬间是兴奋至极啊,应为我以前的家的村子四处都是又高又大的山,而且一直有人传说见过那条蛇,在我们村进村口的大山上有条大蛇,有次有个人经过那里,就看到有条大蛇,有五六人和抱那么粗,在山底的山泉井那喝水,头在山底喝着水,尾巴还在山顶上晾着。还有人说,看到那大蛇在坟地那片打滚,不过却没有那么夸张,只不过俩人和抱粗,不过也是很长,有三四十米长,而且头下还长了类似公鸡的鸡冠等等等等,许多传说是种类多多,不过共同点就是一定有条蛇,而且很大很长。搞得我每次和奶奶去那边的土地种菜都是战战兢兢,虽然没有见过,心里还是不信的,可大多数人都这么说也就半信半疑了。现在听老骗子这么说,倒是让我新奇不已。
  老骗子是喝了口水继续说,就开始了一段如故事般的奇遇。我怎么知道的,我可是亲自去看了,为了知道原因我和你外公亲自去了趟你们村。我在村里四处转了,后来来到你们传说有蛇的山对面山的后面那山时,见到一只黄鼠狼,这只黄鼠狼比一般的大了三倍不止,正在晒太阳,我好奇就走过去看了看,那黄鼠狼见我来了,立马警觉了起来,他对我身上看了看,竟然开口问道:“老道长,看你气场也是一修道高人,来这山上是不是找我们仙家?”我是奇怪他怎么知道我来是找他们的,我说道:“黄仙,老道清云,正是有一事相问。”
  “你有什么事啊,我们在这里有50于年,虽然是仙家,可是我们从来不从害过人,不知道你问的是什么?”这黄鼠狼反问道。
  “哦,你们是从外面搬来的?其实我也没有什么恶意,而是一朋友托付我来看看他外甥,而他外甥的生世有蹊跷,所以我就来查查。”
  “没错,我们黄家本来是在东北当正宗的保家仙的,因为战乱,迁移到此地,见这山颇有灵气,所以就住下来了,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你说的那人是李家小子李峰吧。”老道一听有门,就急忙问道:“正是,难道仙家知道?”
  “这事情,和我们有关,也没关,不过也是因为我们而起。在50多年前,我们因战乱来到这里,本来是想住在这对面的那山上的,但是却想不到这里还有一莽仙,一千年莽精,见我们要住在这,它却不同意,说我们会夺取他们的灵气,可我父亲又因为保护出马弟子而被炮弹伤了,只有我们三兄弟和妈妈能迎战, 不想让父亲太劳累,又因为需要灵气养伤,所以就和那莽蛇精争了起来。”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3-5 13:12:07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七章 这是聊斋吗2
  这黄鼠狼是很仔细的说道:“于是就在多次谈判后各自不欢而散,而就在各自回家的第二天,莽精的儿子带几个人偷偷摸了过来,这莽精有一千多年道行呀,他儿子也不弱啊,也有五六百年了,我们放哨的看到了就拦下了他......”
  原来也正是应为这样两家打了起来,只见黄鼠狼问道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想偷袭?”
  “哼!你们黄家在东北呆的好好的,现在居然来抢我们的地盘,实在让蛇恼怒!”
  “此山灵气充沛,都说了,你我各居住两边,跟何况你们那边和灵山连在一起,可我们这边和灵山之间还隔里一条小溪,能对你们有什么威胁,能抢多少灵气!”黄鼠狼气愤的道。
  “不管多少,如果让你们夺了我们在这里还怎么树立威信啊!”小莽蛇是丝毫不退让。
  “既然如此,那就让我们用实力说话吧!”于是两个妖怪就开始动起手来,只见他们都是摇身一变就成了两个年轻的帅小伙,各自手里拿着兵器。这黄鼠狼拿的是剑,也就是和清云道长说话的那只,他是老大,老二老三也幻化成人形,老二拿的是长枪,老三那的是两个铁锤。而这小蟒蛇手里拿的是长鞭,据说是用自己得道可以幻化成人的时候脱的皮制成的,也算是一件难得的法宝了。首先是只见黄鼠狼老大手持宝剑指着小蟒蛇,向前跑了几步,脚尖一点尽然腾空而起,如一只离弦之箭冲向小蟒蛇,这小蟒蛇却也毫不慌张,持着莽蛇鞭迎了上去,随手一鞭挥向黄鼠狼,黄鼠狼剑招一变,向左横劈而去,打开了鞭子,又收回剑朝小蟒蛇砍去,小蟒蛇的鞭子被打开,随即转身收手将鞭子扯回来想继续挥去,可此时黄鼠狼已经来到了近前,于是小蟒蛇手一抖,莽鞭瞬间变成一跟如玄铁般的铁抢,双手握住一挡,,黄鼠狼的剑直接砍到了小蟒蛇的玄铁抢上,瞬间激起了很强的一股气浪,将附近几座山的树都给震的摇晃不止,下面观战的人也是衣裳迎风飘起。
  只见二人又再次分开,随即又很快的撞击在一起,只见兵器之间火花四溅,二人打的是难舍难分,而此时在另外两个山头都有几人分别站在两头观战,仙家有仙家的规矩,在两人自愿比试时,未分出胜负双方不得插手,所以,这两方的父母,这两方真正的强者,只是在两边观看着。在比试进入白热划时已近是傍晚时分了,此时两人已近大战一天了,此时正是三月时节,所有的蛇开始出山了,顿时观看的也是越来越多。又是到了晚上的九点左右,只见双方都开始放大招了。先是小莽精使出了一大招,只见他手一抖,玄铁抢又变成了蟒蛇鞭,只见他用力挥舞起鞭子,大叫道:“千变万化!”瞬间是从一跟鞭子变成成千上万条,将黄鼠狼都真个给笼罩了起来,时不时会有一条伸向黄鼠狼,黄鼠狼不敢大意急忙用剑一一挡开,随之跳起,使出一招御剑归宗,只见那一把宝剑瞬间瞬间变成了许多把,一一排练开来,剑柄则粘在一起,形成了一个圆,黄鼠狼大喝道:“去!”顿时一把把的剑都朝小蟒蛇飞去,小蟒蛇及力挡着避着,无赖这剑被打开就会从另一边飞来,瞬间让他搓手不急,突然是一剑刺向了小蟒蛇的手臂,其他几剑又围这他,结果小蟒蛇被打倒在地,而那莽行云也从远处飞来,黄鼠狼收回剑,对这莽行云和地上的小蟒蛇施了一礼道:“承让了!”说完转身就想离开,可是就在此时,地上的小蟒蛇突然袭击,双掌打向黄鼠狼,黄鼠狼突然回头,双掌急忙迎了上去,双掌相对,顿时飞沙走石,狂风皱起。一开始不分秋色,后来小蟒蛇开始慢慢后退了,黄鼠狼又是一用力,小蟒蛇就退的更厉害了,直接飞了起来,而莽行云也是追了上去,黄家两兄弟见事也跟了上去。只见黄鼠狼突然气场大涨一下将小蟒蛇,打到了地上,更是掉落在村子里,而此时黄鼠狼对莽行云说:“莽前辈,这事怪不得我,我已经点到即止了。”
  “我看到了,不会怪你,你走吧”莽行云说完朝小蟒蛇飞去。而此时小蟒蛇的灵力消耗过大,而且身受重伤,三魂不稳,莽行云也是着急不已,突然听旁边房子里有人大叫,这仔细一听才知道是在生孩子,于是莽行云心生一记,将应为这小蟒蛇魂魄不稳,就会被鬼差勾去魂魄,所以的赶紧将它的魂魄锁住,也就在此时我刚好出生,只见莽行云将下莽蛇化成一股白烟,突然钻进那小男婴身体里......
  “后来没想道男婴去远方,也没想到,因蛇是阴体,会招来那么多不干净的东西,让他们家厄运连连啊!”黄鼠狼说到。
  “那它儿子在那男孩体内,莽行云就不去保护他吗?”清云道长道。
  “不是不保佑他,而是莽行云现在正是要遭受地仙雷劫的时候,所以它也不能出来啊!”黄鼠狼继续说道。“我也会感到愧疚,经常去保护他,后来才知道他叫李峰,后来我父亲闭关到关键时刻,我们全家都在为其护法,结果也就是在这时候他奶奶去世,哎!苦命的孩子!”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3-5 13:12:49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八章 正式拜师1
  “也就是去了这趟,我才知道你的一切,那小蟒蛇叫莽如龙,只所以会让你这么倒霉,是应为蛇属阴,喜阴,招阴,所以才会让你阴气缠身,事事倒霉不已,而且那莽如龙已经受重伤,多多少少会吸收一点你的阳气。”清云道长喝了口水继续说道。“也正因为这样,你出身的那天才这么大的风,这是他们在搏斗呢,所以你外公才会让我教你道术,让你能修炼出充足的阳气,也能让你在它伤好后不会伤害你,就算你受到危险也能自保。”
  "那我想知道为什么你会在那摆摊算卦骗人啊!”我忍不住问着。
  “对于这件事,我得和你说说原因,我们修炼道术,是在参透天机,要知道一个人的福祸早在投胎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,虽然会因为后天的善行多积累福德,但前世的报总要还清的,我们是为一些可以帮助的人服务,让她们尽早意识到错,改正错误,或是让向善之人不会因邪气所伤,这就是我们道士应该做的,而不是随便透露天机,那样我们的报应可受不起啊!”
  “所以你一直在骗人?”
  “也不是,偶尔碰到应该帮助的人,我们还是会出手了,就在上次一妇女来求......”
  那次啊,是有一个妇女来问他,是准备算命,找找解决方法,在清云道长了解事情的经过后,才决定出手,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。原来啊,是那妇女的家娘,也就是他老公的母亲。这妇女比较尖酸刻薄,她妈妈只有这个儿子,所以凡事都宠这他,在他谈恋爱的时候,就不是很喜欢他儿媳妇,觉得这儿媳妇太过于自私了,凡事都只依自己的想法,不顾及他人的感受,自己舒服就好,不过却对她儿子还是好的,在他儿子的再三恳求下,这母亲没有办法,只能答应了,想这性格是可以慢慢改的。可是万万没想到,在结婚住在一起后,这女的开始是处处不满,因为老人爱清净,这媳妇看电视又喜欢开大声,结果老人只是说一句:“儿媳妇,这电视声音可以关小点吗?”结果妇女就会告诉丈夫,说他妈妈嫌她太吵。这儿子开始还是站在母亲这边的,可这枕边风是天天吹,儿子就索性出去做事去,两三个月才回来一次,而这时候已经是结婚四年后了,这老人都有孙子了。由于这平常送这个孙子读书,所以就会去小区老年活动中心和老人们聊聊天,玩一会,到快十一点就回家做饭,而儿媳妇要么就是出去打麻将,要么就是在家看电视。可这又一次,老人送完小孩去小区休息区玩,有一个老大爷因为摔了一跤,被送去医院了,大家聚在一起讨论了一会就各自散了,没什么心情了,老人也只得回家了。拿出钥匙进了房间,看到门口摆了一双男人的鞋,起先老人以为是儿子回来了,也就是心中欢喜,就进到客厅,见没有人,老人就想先回自己房间,由于老人房子是一厅三室,而老人住主卧对面,在走到了门口就看到儿媳妇和一陌生男子赤身裸体的缠绵在床上,老人愤怒不已,大叫道:“你们这两个禽兽!还要不要脸啊!”正在翻云覆雨的俩个人听到这声音是忙的用被子裹好自己的身子,慌张不已。老人说怒喝道:“我这就打电话给我儿子,看你们往哪逃!”这时候那妇女随便套了件衣服就过来抢电话,结果在推搡间,男的也穿着短裤出来了,三人抢在一起,老人是50快60岁的人了,哪里经得住她们两人推啊,被那妇女一下推倒撞在屋角处,瞬间就是鲜血流了一地啊。慌张的两人愣了会,妇女开始哭了起来,手足无措,男子说到:“这样,亲爱的,我们不能慌,现在把衣服穿好,就说她是自己撞的,你打牌会家看到,请我过来帮忙的。”说完,男子去卧室把衣服给妇女拿来,各自都穿好,收拾了下现场打了120,120是在5分钟后就赶来了,老人虽然没有死,可是却失去知觉了,可还是在医院抢救两天后死亡了。儿子回来是哭的不得了,和泪人似的,虽然听媳妇的话,妈妈好像很讨厌,但母子哪有隔夜仇啊,如今也只能还给母亲几滴眼泪而已,还能做什么呢。而儿媳妇也是哭的不得了,但是她可不是伤心的哭啊,她是害怕的哭呀!她一个市井小女人,多几句嘴,刻薄什么的都做的出,但是要她杀人还是不敢的。
  后来警察也是来到了现场,在两人的重新布置下,再加上当时妇女是真的刚刚因手气不好而打牌提前回家,所以警方初步定位意外身亡。本以为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的,在老人去世的第7天晚上,于那妇女通奸的男子就跳楼自杀了,因为是同一小区的人,所以这消息是传的很快,说这男的在死前两天就开始了神智不清醒,嘴里还一直在说:“不是我干的,不是我干的!”这件事让妇女可是受了不少打击啊,这个“不是我干的”我相信只有她最清楚了吧,因为她从那天起就一直在做噩梦啊。于是她是急忙来找清云道长帮忙啊!
  这清云道长之所以答应,病不是为了帮这妇女,而是为了那老人,希望他能投胎转世,所以就跟着去了。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3-5 13:14:20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九章 正式拜师2
  随着老骗子跟着妇人来到她家门口,还没有进门就有一阵阴风袭来,让久经沙场,哦,不...是久经鬼场的老骗子都是一颤。要知道这老人才过头七啊,怎么能有如此大的阴气和怨气,可想她生前受了多少委屈。
  妇人将门打开,更大的一股风吹来,两人刚走进房间,房门就自动关上了,老骗子道:“尘归尘,土归土,我知道你有委屈,可这一切在阴曹地府自会有阎罗判官来判。为什么却迟迟不肯离去!”这时一个阴森恐怖的老太婆的声音响起:“你这老道士,我想你都知道了吧,既然如此,我为自己报仇也不可以吗?阴曹地府?阴曹地府的事我又怎么管的着,总之我不亲自报仇,我走的不甘心啊!”听完这声音的妇人是吓的不清啊!
  “无量天尊!你这不只是报仇,也是将自己推向了火坑,一个人的福祸早就是上天注定的,你这样只会损了自己的阴德!她这生如此对你,又有谁知上一世你是如何对她啊,所谓因果循环,报应不爽,不是不报,只是时辰未到!”清云道长企图唤醒她的善良,让她可以消除怨气投胎。
  “我不管,这一世......我就自己报了吧!”说完又是一股阴风袭来,随着阴风一个年约68岁的老太婆突然从房顶出现。面色惨白惨白,更是伸出那惨白的手抓向了妇女。妇女看到此是瞬间哭天喊地,真的想找个洞爬进去,一边叫着一边退,眼看就快抓到了妇人。这时,清云道长喝道:“机会已经 给你了,休要怪老夫无情!”话刚说完就从背包里拿出一张黄纸符嘴里念道:“天地玄黄,乾坤借法,以吾之灵,三味真火!”同时用手变换着指决,随之右手持剑指朝符一指,瞬间从那悬空的符纸里喷出了熊熊炼火,当火苗喷向鬼魂,老太婆大惊,瞬间消失在房间里。
  清云道长马上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罗盘,谁知道,罗盘的指针一直不停的转,看着就像完全失去控制一般:“好强的怨气啊!看来你是想让我动真格的呢?”说完,清云道长从袋子里拿出两个较大的铜钱:“阴阳呼唤,借吾神目,开我天眼,急急如律令!”随之在眼前一摸,一道金光在清云道长的眼睛上闪烁一下。
  此时清云道长所看到的和原来的完全不一样。随处都是阴怨之气,这时就看到了老太婆正站在那妇女的身后,而此时的妇女已经晕倒过去了。清云道长道:“畜生,你非得老夫打得你魂飞魄散吗?”
  “老道士,我实在是不甘心,我杀了她,我就立刻走!”老太婆恳求的说道。
  “就算你杀了她,你就开心了,你就没有想过你的孙子啊,难道要他找个后妈,每天虐待他,对你儿子更不好,这就是你想要的吗?”
  “不!我...我...我不服啊!为什么她这贱人可以活的好好的,而我却死的这么惨,为什么啊!”
  “你看她现在这样子,还会对你儿子不忠?还会这么欠收拾吗?我想借她几个胆也不敢了。所以,你还是早点去投胎吧,能有一个好的投胎机会很难得的!”
  “求道长为我去除这一身怨气。”说着老太婆跪到地上。“我这是为了儿子和孙子,这一身够她受的,现在我倒是不想她这么快死,这就是她该受的折磨。”
  “既然你想通了,那我就成全你!”说完,清云道长开始念起了往生咒,随着清云道长的声音响起,四周开始环绕着这慈祥又威严的声音,范着金光缠绕着老人。老人身上那阴郁范着黑气的怨气开始四处散开,而老人的脸色虽然还是这么苍白,却不是那么的阴森了。
  随着往生咒念完,老人的身影开始慢慢变的透明起来,慢慢的消失不见。道长将妇女扶起来,掐着她的人中,妇女被疼痛刺激醒了过来:“啊!鬼啊!鬼啊!”妇人醒来就是大叫。见到清云道长才稍微安定下来问道:“道长怎么样啊!”
  “一切已经处理了,但是,如果你要是再次这样......,她随时会过来找你的,好自为之吧!”说着就想离去,随即就又回来道:“对了,费用结一下!”
  听他说到这里,我也是向身临奇境啊:“师傅!”说着就跪了下去,磕头道:“先前不算,这会我正式拜师了!”
  清云道长摇了摇头,小声道:“到底还是让你进来了,哎!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。本想让下一代远离的,哎!”说完清云道长扶起了我。“恩,你这徒弟,我收下了,这有几本书,务必给我背的滚瓜烂熟,我过两个礼拜来考你!”说完就塞给了我两本书。我一看,一本是茅山录,一本是鲁班残卷。
  “这第一本茅山录是关于茅山道术,符箓之术等一些记载。而第二本是你外公给你的鲁班残卷,记载着机关构造,你都得认真学,听到了没。”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3-5 13:23:35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十章 认识华仔
  骗子师傅将两本书给我,我就开始了深刻的研究,最后的研究成果就是我只是把它当鬼故事般的看着而已。里面记载了有某某道长用血符锁妖阵困住了一楚汉时期的僵尸,某某道长用黑色的符纸诛杀了一秦朝时期的鬼王等等。但是大多讲的都是符咒的画法和运用功效,而这阵法却都是只稍微提了一下。而鲁班残卷讲的是各种机关的构造和结构,总之让人看的头疼,什么某某王陵采用了什么迷魂幻阵,用的就是鲁班残卷里的机关,让一面面墙在数千年后还能运转等等。
  在看了个大概啊,这上学的日子就到了。由于我妈妈这也算是鸟不拉屎的地方,所以就只有一个选择,去这一所学校--浦塘小学。由于刚转来几个星期,最主要的是语言上的不同,每次课间时间要么就坐在座位上,要么就出去转转,感觉很不合群。但是农村的小学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到校外去玩,因为学校建在一个小山区上,所以没有什么危险,大都在外面捉迷藏,嬉戏什么的。
  这时我就站在学校后门的那个土丘上,因为是中午,有一个来时间可以休息呢。而这时正是游戏时间,各种爬树的,爬草坪的,打弹珠的等等。而我相信大家都知道,很多学校建造的都是在坟场,这个一点也不夸张,因为我们大部分上学是走学校后面的小铁门的,而在这小铁门前面不到五十米有一个坟堆,可能大家都习惯了,所以也就见怪不怪咯。有的甚至还在坟头上坐着玩画片,就是上面有葫芦娃蛇精什么的,都像一小张扑克牌一样。不过就是在上学校这个小土丘的旁边有个小房子,这里就没有人去那里玩,我估计是那离学校比较远,上课爬跑不过来。但是那房子看起来很阴森的感觉,让人不舒服。
  这读书大家应该都知道要扫地吧,一小组一小组一轮,轮到谁就在放学时候扫地。今天是我们组要扫地了,于是放学后同学门都走了,也包括我的同桌刘华,我们私底下都叫他华仔,人长的很阳光,很精神。于是我就只能开始垃圾处理了,小学生的垃圾是真多啊,那五角一包的零食袋到处都是。大概半个小时后才搞定,到教师背好书包准备回家,因为骗子师傅说我是比较喜欢招那啥玩意的体质。
  出了校门,顺着小土丘往下走,来到了路口的小房子旁边,习惯的看了一眼那房子,那门尽然是开的,这是怎么回事啊,要知道平时都是用锁锁起来的。而且也一直没什么人在那里住过,因为我同桌说他来读书起那房子就这样锁在那里的。我顺门里看了一下,见一个比我身高稍高的一可同学站在那里,我觉得那房子有种让人很不舒服的感觉,就想去叫那同学出来。
  在我稍微走进一看,原来这是我的同桌刘华同学。我叫道:“刘华,你在干嘛呢,都放学这么久了,还不回家啊!”他没有回答我,还是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,我以为是他没有听懂我的话,因为刚刚开始学Z市的话让我说的不伦不类的。我又叫道:“刘华,你站在那里干嘛啊!你家不是在那边吗?”刘华还是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,也没有回我的话。我突然有种不好的感觉,这是拿东西来了吗,是因为他和我坐在一起所以才传染吗?于是我就想把他拉出来,当我刚刚走进那房子的大门时,一股冰冷而熟悉的冷风吹来,当时我一下就确定是那玩意找来了。我小心翼翼慢慢的走着,这时只见那客厅的神坛上挂着一张相片,是一个年纪七八十的老人,我这一眼正好看到了它的眼睛,感觉它的眼睛一直盯着我,我往刘华那边走了几步,再看一下,发觉它还是盯着我,我急了,忙去扯刘华的衣服,汗水已经顺着脸颊流了下来。可是怎么也扯不动,他还是站在那里。顿时想起了骗子师傅给我的阴阳铜钱,我从书包里找出铜钱放在眼前一看四周,发现四周的黑气弥漫,在看到刘华,发现他面色惨白,身上正有一老人在肩头趴着说着什么。可是我没有开天耳,听不到啊,而它时不时冲我直乐呵,这就是那照片上的老头吗,怎么会......妈呀!真遇上了。于是我将阴阳铜钱放瞬间就听到了“我好饿啊!我好饿!”原来是饿死鬼啊,难怪这么大怨气呢。
  我这时的汗水更多了,急忙的回想着茅山录上的记载,突然想到,可以暂时用阳火来隔绝祛除阴气,因为看现在这样子,刘华只是被他给缠上了,还没有下手呢,不然早冲我来了。加强阳气,加强阳气,有了,大蒜和辣椒,可是这里这么久没有人住,怎么会有大蒜和辣椒啊!对了,外面有田土种了菜,应许种了辣椒。于是我急急忙忙跑出去,在离这房子一百米处还真有辣椒,我冲过去,摘了好几个红辣椒,急忙跑了回来,可是当我回来时,门已经关上了,我怎么撞也撞不开啊。刘华可能是因为我才出事的,可不能让他有危险啊,情急之下想起了茅山录的掌心符。于是我顾不了这么多,咬破手指照着记忆里就画了起来,竟然一笔画完,我对着门中间就拍了下去,顿时啪的一声,门开了。我急忙带上眼睛,走到刘华面前,对着他口里就开始塞辣椒,塞到第三个的时候,刘华开始能动了,我拉着他急忙跑了出来,回头看了眼老人,老人用怨恨的眼神看着我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题外话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求收藏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将意见发给我们
  • 通过email将您的想法和建议发给我们

    编辑部:1463410220@qq.com

联系我们
  • 官方QQ群:186764083

    官方客服QQ:1463410220

24小时商家服务QQ
  • 146-341-0220

QQ|Archiver|小黑屋|手机版|上海人网

返回顶部
x

扫描关注人网微信

法律声明黔ICP备17005805号

GMT+8, 2018-7-18 05:25 , Processed in 0.255539 second(s), 30 queries, Gzip On.

Powered by 021rw! X3.2 Copyright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    All Rights Reserve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